新聞中心 > 要聞

知行合一

——美國檔案法律法規體系專題培訓收獲與思考

作者:趙冬梅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18-02-05 星期一

????2017年10月至11月,國家檔案局組織了為期3周的美國檔案法律法規體系專題培訓。培訓團在美國加州長灘州立大學進行了深入學習,實地考察了美國國家檔案館舊金山分館、加州檔案館、河濱聯邦文件中心,參觀了里根總統圖書館、尼克松總統圖書館和加州圖書館等。通過這次培訓,我對美國檔案工作有了比較直觀的了解,對美國檔案法律體系及其運行機制也加強了理解。

美國檔案管理體制及法規體系概況

????美國檔案事業管理體制的總體特征是全局分散、中央集中。在聯邦政府系統內部,檔案工作實行高度集中的統一管理。國家檔案和文件署是聯邦政府檔案工作最高行政管理機構,直接管轄指導國家檔案館及地區分館、聯邦文件中心和總統圖書館,依法制定并組織實施聯邦政府檔案工作相關規定和標準。各州檔案館自行管理各自的檔案,不受聯邦的管理和制約。國家檔案和文件署與各州檔案館既無縱向的隸屬關系,也沒有橫向的業務關系。這種管理體制使各州的檔案工作靈活獨立、業務活動各具特色。

????從1789年美國國會立法以來的近230年中,美國至少有150項單行法的題名涉及檔案,基本上杜絕了檔案工作的隨意性,確保了檔案資源社會作用的發揮。美國解決檔案工作中存在的問題的方法是通過制定不同的法律來完成的,通常一部法律只規范某一特定對象。例如,《總統檔案法》對總統檔案、文件的收集管理和開放時間范圍作出規定;《文件處置法》對文件的分類、處置方法及效果檢查作出規定,等等。同時,美國還高度重視法律法規的修訂。比如,《信息自由法》于1966年頒布,分別在1974年、1976年、1986年和1996年多次作出較大規模的修訂。

????美國是聯邦制國家,美國的立法體制是多元的,不僅聯邦制定檔案法律,有的州還有各自的檔案法律。聯邦制定實施的聯邦檔案法律包括《聯邦機關檔案法》《檔案處置法》《2014年聯邦檔案責任法》等,各州自行制定的檔案法律包括《華盛頓州檔案法》等。這些法律法規在不同程度、不同范圍規范指導美國的檔案工作。

????美國在法律體系上屬于普通法系,檔案立法雖然以成文法為主體,但判例法在整個法律體系中也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水門事件”的處理結果成為美國對總統錄音和其他材料處置的經典判例;“希拉里郵件門事件”成為私人電子郵箱違法處理公務涉密郵件的判例;美國安達信公司銷毀安然公司檔案案是美國企業檔案管理違法的經典判例。判例法的運用,提高了人們行為的可預測性,也能有效限制法官的自由裁量權。

????美國以權利為法本位,把法看成是權利,憧憬自由和正義,在積極主動的權利斗爭中求利益。檔案立法側重于對公民檔案知情權、利用權和私人檔案的保護等方面。比如,不斷放寬檔案利用主體的年齡限制,從16歲降為14歲,而且外國人也享有與當地公民同等利用檔案的權利;利用檔案的途徑也非常多,除了可以在文件中心查閱紙質檔案文件之外,《電子信息自由法》還要求政府機構應當提供在線信息,供公眾查閱的聯邦政府機關材料必須能夠以網上和書面兩種方式獲得。

????在檔案解密開放等的具體法規方面,美國規定,涉密檔案解密之后便可以對研究者開放,如果要向社會開放,檔案館會按照《信息自由法》對檔案進行審查,如果不屬于禁止公開的內容,檔案館會進行歸檔處理并提供在線利用。同時,美國國家檔案與文件署還開設專欄實時公布解密工作動態,發布各部門已完成解密處理的檔案目錄。

收獲與思考

????借鑒美國持續適時修訂法律的做法,加快我國《檔案法》的修訂工作。我國現行《檔案法》是1987年頒布的,至今只是在1996年進行了一次全面修訂,在2016年進行了一次局部修正。隨著檔案工作領域的擴寬,檔案管理手段和檔案載體等都發生了變化,《檔案法》的一些規定已經很不完善。因此,要適時對法律的有關內容進行修訂,靈活應對社會發展的迫切需要,保證法律標尺作用的充分發揮,這對我國檔案事業各項工作的快速發展也是極為重要的。

????借鑒美國檔案法規中有關權利保護的內容,在《檔案法》中明確利用主體的權利,保持權利和義務的平衡。比如,我國《檔案法》總則第三條可以修改為“一切國家機關、武裝力量、政黨、社會團體、企業事業單位和公民都有利用檔案的權利和保護檔案的義務”。另外,要在《檔案法》中明確對各類檔案所有權的保護。比如,國家機關、國有企業事業單位和國家其他組織的檔案歸國家所有;集體企業、組織的檔案歸集體所有;個人在非職務活動中形成的檔案歸個人所有。國家依法保護各類檔案所有權,檔案所有權人對檔案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處理的權利。

????借鑒美國檔案解密工作的做法,積極做好檔案開放鑒定工作。檔案解密和檔案保密屬于同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應該受到同等的關注。要進一步推進與檔案公開和公布相關的檔案立法,同時設定檔案利用的安全底線,正確把握檔案管理中的信息公開與保密的關系,逐步推進檔案開放鑒定工作的依法開展,以滿足社會的檔案利用需求。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18年1月25日 總第3173期 第三版

 
 
責任編輯:王亞楠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赛马投注